职业教育或将出现千亿美金公司

2021-08-01 来源: 招生部

在今年高考的第一天,新华社发布了一条重磅消息——职业教育法修订草案日前初次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这是职业教育法施行20多年来的首次大修。其中最主要的是草案强调了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

作为最善于从政策中寻找投资机会的投资人们来说,最要紧的事就是找到优质合适标的。也就在711日,从慧科拆分出的在线职业教育品牌开课吧,宣布完成6亿元B1轮融资,并且单月营收将破2亿元。去年中旬开课吧才完成5.5亿元A轮融资,投资方为高榕资本和高瓴创投。

投资人之外的创业者如何看待这个利好,一位曾拿到多轮融资的创始人解读道。“这个政策对职业教育赛道来说肯定是最大的利好,相当于有了更清晰的政策依据。利好就代表产生了一些新的机会,比如国家在重点推动以科技创新核心的新工科教育学科专业发展,这也要求企业能提供更多优质的科技创新和数字化人才。”

为了能抓住这个结构性的机会,这位创始人把目标从中职延伸到了高职。和他一样看法的另一位创业者补充认为“行业空间确实进一步被拉大,但对企业要求也提高了很多。如果还只有单一的培训课程,单一的学科品类,估计后劲出现明显不足。现在拼的是平台、服务、产业链、研发等综合实力,不会再只是市场营销能力。”

相信所有创业者也都意识到,除了政策层面的转变,国家经济结构转变带来的人才转变也同步在发生。所以整个产业链正在迎来格局重构。重构就意味着重新洗牌,也就是说现存格局里的龙头可能随时更替。

那么,究竟谁能抓住这个周期的关键分水岭,谁就能成为下一个时代的龙头。更为重要的是,传统龙头是以线下为主,所以就决定了2000-3000亿人民币市值为天花板。但在线职业教育时代,天花板已经可以升到千亿美金,相当于传统龙头市值翻了一倍。

职业教育这场“战争”什么时候开始?各家终局如何推演?是不是又到了重估职业教育的时点?

职业教育四大发展阶段

纵观整个职业教育行业发展,大致可分为四个阶段:2000-2013年的萌芽期,2014-2018年的成长期,2019-2020年的高速成长期,2021年以后的新周期。

在萌芽期,职业教育依靠的只有线下模式。最早出现产业是在2000年前后,当时的社会经济在改革开放后有了很大进步,所以一大批人需要继续深造,无论是学历提升还是职业技能提高。这个时期出现的主流模式就是夜校,白天上班晚上集中学习。

后面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和渗透提高,对IT技术型人才的需求出现井喷,所以一大批以IT、财会为主的垂直细分机构出现。典型代表如达内、新华电脑、新东方烹饪等等。但线下机构因为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以及规模扩张较慢。这种供需错配无法满足更大面积学员需求,所以美国兴起的慕课(MOOC)开始进入中国,这种录播课的模式直到今天也还有很大市场空间。但慕课存在的问题在于重内容而没有服务,更别说个性化互动。

前文提到的开课吧也就是这个阶段成立的,最早的切入方向是IT这个大类学科,定位泛IT学科MOOC学习平台。因为开课吧的增长速度,很快拿到母公司慧科集团的2000万元美元注资和100万注册用户。

相比开课吧,慧科集团进入高校更早(2010年),只做了一件事——和高校共建IT专业,从985研究生到本科生再到专科生。在第一批学员毕业进入职场后,也让慧科集团倒推了自己的需求升级,也就有了开课吧。

2014年,资本大举进入整个在线教育,不管K12还是职业教育,大量的教育公司开始获得融资。由于4G网络和直播技术的成熟,直播课开始逐渐引入教育领域。所以一大批独立APP、社群类、工具类平台陆续出现,特别是纯在线教育公司开始诞生。它们瞄准的是线上获客、线上服务、线上运营。

资本的助力加速了整个互联网渗透速度,行业进入成长期。但这波风口过了以后,大家开始意识到纯在线模式的教学效果不如线下,特别是因为玩家的增加导致获客成本暴增。所以又都开始寻求线上线下的融合,也就是“OMO”早期形态。

开课吧为了更快进入市场,采用了并购方式,2016年并购了三家职业培训机构。并且在IT这个大类之外拓展了大数据、产品设计两大学科。但这个模式很快就在组织和效率方面遇到难题,所以开课吧在2018年就砍掉了线下10个校区,员工也只剩下10多人。

事实上,不仅仅是开课吧,整个职业教育行业都在这个阶段几乎都没有跑通商业模型。直到在线大班模式成熟以后,还剩下的公司开始找到自己的商业路径。也就到了第三个阶段。

2019年,教育行业暑期大战第一次爆发,几大巨头仅暑假就烧掉几百亿,用户量也起量迅猛。所以间接再次助推在线教育的渗透,比如曾经跌入谷底的开课吧又找到了自己的路径,即聚焦IT这个垂直大类,做数字化人才在线教育。对于这个转型,开课吧创始人、CEO方业昌博士解释是“线上比线下天花板更高,线下更多用户只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为主,线上可以迅速覆盖在职这个增量空间。相当于既做大学生就业又做在职用户升职。”

另一逻辑是 ,需求侧开始从纯技术人才扩展到各行各业的不同职位的泛数字化应用人才。对应的供给侧中,很明显的可以看出,线上的供给侧更容易开发出新的产品形态,来满足和触达这部分泛技术人群,比如行政、人事、财务、运营等非技术人才。因此开课吧顺势而为,升级为数字化人才在线教育平台。

2020年疫情爆发,在线教育进入最高峰期。特别是线下损失严重,而纯线上又没法解决比如面授等难题。所以在这个新阶段,需要的是交付和运营以线上为主,线下为辅的新模式。用户开始需要能一站式提供高校教育场景、个人学习场景、企业内训场景的平台公司。


(2021年81中教全媒体